您好,歡迎進入黑龍江省煤田地質局!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 | 收藏本站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站内搜索: 商品 資訊 職位 下載
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 文化驿站 >> 登臨滄浪亭 未濯葑溪水
        詳細内容

        登臨滄浪亭 未濯葑溪水

        作者:張利波日期:2019年5月31日 09:10

            “時光軸,時空流,浮生六記泊心頭,滄浪欲語休;一孤舟,一清流,滄浪一亭顯清幽,還道那深秋。”翻看着昨年所寫的詩句,不覺想起了蘇州滄浪亭裡那浸入式昆曲版《浮生六記》。其實滄浪亭之行并不在蘇州一泊的計劃之内。那天因上午逛完了拙政園後,下午無事,就去再逛山塘街,因昨夜去過此地,便覺晝景遠不如夜景那般讓人自覺地沉浸入白居易 “七裡山塘”的舊夢中,突然間想起了那句“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纓;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驅使着我來到了滄浪亭。

        神話玄,滄浪之間浮生夢

            抵達滄浪亭時已是黃昏時分,距離閉園時間已不足一小時。沿着條石鋪就的滄浪街前行,遊人稀少,隻見數名老叟在垂釣,還有一個小孩在水邊嬉戲,平添了靜谧水墨中的些許動感。過淩波曲橋,購票入園。一進園内,便見到四名演員在排練昆曲版的《浮生六記》。

            當下實景演出實是超燃,從“水韻周莊”“麗江千古情”到“又見平遙”等一系列的實景演出在各知名的景點紛紛上演,在視聽參與的過程中體驗着具有獨特魅力的地方文化與民俗風情。滄浪亭内上演的昆曲版又開創了“浸入式”這種演出方式。即演員遊走在園内的數個演出地點演出,不覺就把你帶入《浮生六記》的情景之中,雖然昆曲的唱腔并不熟悉,但跟随着排練着的腳步,也會“沉浸”入其故事之中。

            《浮生六記》實是沈複的自傳體散文,講述了其與愛妻陳芸的經典愛情。200多年前的沈複家就住在滄浪亭附近,後搬入滄浪亭中“我取”軒避暑。故事就此鋪開,七夕之夜,并坐水窗,仰觀飛雲,遊戲酌飲,最是那“三白”典故。後來又到了中秋,安甯靜幽,無紛無憂,月上梢頭,品茗對酒,後來,他們最終離開了滄浪亭,從此天南地北,芸娘病故于揚州,沈複悲痛不已,多年後,寫下了感人至深的《浮生六記》,也許這段滄浪亭中的快樂時光成為了其後來落拓時的經久懷想。當年華老去、韶華不再、煙雲散盡時,春夢了無痕。

            從演員的排練看,昆曲版的《浮生六記》在滄浪亭内設置了六個實景演出地點。最突出的特點是“仙氣”十足,由王二和俞六兩位仙人度化凡人開始,在仙人的引領下,浸入“沈三白”和芸娘的一生。假山、面水軒、聞妙香室、明道堂、滄浪亭、流玉石等處演繹着“春盞”“夏燈”“秋興”“冬雪”和“春再”五折戲。觀衆與演員最近處是聞妙香玉室,不足一米。芸娘經過,轉身進門,呼吸聲清晰可聞。演出沒有音響,不戴麥,全場清唱。隻可惜視聽的是未完全着裝的排練版本,浮生一夢,未驚醒。想必現場演出版一定很驚豔。

        山石金,滄浪一亭至情衷

            其實高中時代,因蘇舜欽《滄浪亭記》一文,便把那時感覺遙不可及的這座“亭”子記在了心中,後來又讀過歸有光的《滄浪亭記》與數首關于滄浪亭的詩詞,内心便湧起了滄浪之水的波瀾,這座亭子更是帶着吳侬軟語烙在了記憶深處,成了一種遙遙可期的向往。

            曲徑而入,“綿延”的山坡便橫亘眼前,太湖石疊石成山,山上古木蔥郁,拾級而上,林間喧鬧的蟬聲從枝頭飛擲而下,打破了園子的清幽,擡眼便見一“亭在土山之巅”,一副柱聯赫然闖入眼中,“清風明月本無價,近水遠山皆有情。”便想起了歐陽修與蘇舜欽的聯袂出演。隻見亭子并不大,頂蓋飛檐翹角,色澤古舊,亭檐上還有幾株鮮綠的荒草挺立着,若非對聯提醒,感覺與别處亭子并無二緻。便知這就是滄浪亭了,可是但與蘇文中所寫的“構亭北碕,号‘滄浪’焉,前竹後水。”有異,略有困惑。後得知現亭修繕于康熙年間,從水邊移到了假山上,視野更加開闊。伫立在亭旁,邊聽一名老者在彈唱蘇州評彈《杜十娘》,曲調感傷。邊伸開目光撫摸園内美景,或匆匆,或緩慢,巧然與亭外的黃石上一隻白頭翁四目相對,見我注視着他,便飛走了。看到三三兩兩的遊客多為長者,或許他們也如我一樣的精神漂泊,想在漂泊的遨遊中尋找一些詩情畫意。亭子幾經風霜,仍然散發着詩意的光芒。

            從石山上下來,因時間有限,不能全觀,也就信步慢踱,看山樓,瑤池境界、明道堂、翠玲珑,五百名賢祠、竹林小徑等都匆匆而過。印象較深的是看山樓下的石洞,半明半暗,由一塊塊的黃石堆砌而成,光線從石隙裡穿進來,洞外的竹子似乎也想尋覓探幽,竟然有一根纖細的矢竹從黃石間伸了進來,陰涼幽暗的石室内竟然有了一點點的翠綠。從此洞出來時,回首見到匾額,發現此洞原是道光皇帝親題的“印心石屋”。出園時恍然,此園中亭廳軒台廊榭外等建築外,其餘景觀多以黃石壘築。建築多次重修,隻有這些假山石池等依舊是最初的樣貌。

        幽水清,滄浪亭畔舊年景

            蘇舜欽的《滄浪亭記》中所載“三向皆水也”,可此次慢行中隻見到了兩面臨水,也許是因匆忙而未見吧。滄浪水的安甯與清澈,在面水軒内一覽無餘。面水軒源于杜甫詩句:“層軒皆面水,老樹飽經霜。”而來,面水軒四面是落地長窗。與之左右連接的是曲折的複廊,複廊的北側和東側就是葑溪,透過面水軒的落地長窗和複廊的漏窗,見到溪邊高高低低,曲曲折折的假山。假山上還有一排排的古柳,柳枝随風搖曳,輕撫着水面。

            忍不住想哼一曲“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纓;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吾足”,這句話一說出自《孟子·離婁》,一說出自于《楚辭·漁父》,我沒有仔細考證過,不過我更喜歡《漁父》一說,屈原被放逐後便“遊于江潭,行吟澤畔”。這時遇到了漁父,相談甚投。屈原便抒發了“舉世皆濁我獨清”的感慨,漁父便說了這句話點醒了屈子,其曠達的胸襟中,也有滄桑的情懷,暗合了滄浪亭始建者蘇舜欽仕途失意後的複雜情感。

            站在岸邊的觀魚處,看那水面如一條溫婉的綠綢鋪開,蜿蜒着越來越開闊,微風輕拂着水面,夕陽下細碎的波紋也有了紅色,映着岸邊的水榭粉牆,還有那古樹假山倒映在水中。而水淡定、從容、靈動的默默流淌,氤氲。水之清、天之藍,日之紅的天光水影彌漫了視線。蹲在岸邊,撩着靜水,我沒有濯纓、也沒有沃面,更沒有濯足。靜靜地看着那嶙峋的臨水山石和蜿蜒如帶的複廊。忽見兩個少女在廊間走過,一位身襲古典的素裙,淡白的絲綢上有朵朵墨梅,手持一杆玉箫;一位身着淡粉色的漢服,發髻上的發簪閃閃發亮,手捧着一深藍色的線裝《浮生六記》。我恍惚又回到了明清時期。我想這兩個女孩一定是古典情結濃郁的人,不然為何在現代時尚潮流如此風靡之時,還着漢服旅行。在這水岸未能邂逅詩味濃郁的青衣書生,卻遇到了“仙”氣十足的淑女。戴着一襲綠蔭,别了,微漾、凝綠的葑溪水。

            蘇州城南的滄浪亭是蘇州現存園林中曆史最為悠久的古典園林,其山水特色在蘇州園林中獨樹一幟。在這喧嚣的塵世中,滄浪亭與滄浪水咫尺與依,在這鬧市與雅地,你鬧你的,我靜我的。其實園内的景緻如此的精緻美好,還離不開獨特設計的漏窗。全園漏窗共108式,無一雷同。镂空的花紋也是絢爛多彩,就漏窗框架的形狀來看,有方形、多邊形、圓形、扇形、海棠形、花瓶形、石榴形、如意形、秋葉形、宮殿形、桃形等,大部分的漏窗外形以方形和多邊形居多。光影穿過,斑駁如畫。

            真想讓時光就此停留下來,但是閉園的聲音已在耳畔響起。在滄浪亭僅僅一個小時的行程裡,還看到了宋代文人蘇舜欽的散文《滄浪亭記》。全文以不到三百字的篇幅,記述了滄浪亭的由來,隐含着自己的曠達。在這裡,凝視思索,久久難以釋懷。沉澱着曆史的厚重,古樸而久遠。

        所屬類别: 文化驿站

       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        下屬單位   |   資質榮譽   |   新聞中心   |   經營領域   |   工程案例   |   聯系我們

        相關網站導航:

        黑龍江省煤田地質局 版權所有 黑ICP備05006161号
        中企動力 提供技術支持
        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新永和街46号  電話:0451-87709301 傳真:0451-87709313